印度尼西亚公司Gringgo将谷歌AI技术应用于垃圾分类
栏目:企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9-08-07 11:18
自7月份上海开始推行“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以来,垃圾分类成了很多人日常生活的“必修课”。一个月过去,利用新技术、新模式推进垃圾分类的探索不断涌现。垃圾污染问题.........

自7月份上海开始推行“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措施”以来,垃圾分类成了很多人日常生活的“必修课”。一个月过去,利用新技术、新模式推进垃圾分类的探索不断涌现。


垃圾污染问题并非中国所独有,很多发展中国家都备受困扰。日前,谷歌在一篇博客中透露,为减少印度尼西亚的塑料垃圾,印度尼西亚一家创业公司用上了谷歌的人工智能技术。


据介绍,塑料垃圾是印度尼西亚面临的大难题。这个国家拥有5万公里长的海岸线,而这里又普遍缺乏垃圾处理的公共意识,将很多垃圾倒入大海。

印度尼西亚公司Gringgo将谷歌AI技术应用于垃圾分类

印度尼西亚创业公司Gringgo就希望借助技术力量应对这个问题。


Gringgo首席技术官兼联合创始人费布里亚迪·普拉塔玛介绍,受印度尼西亚地形地貌影响,为可回收物定价十分困难。印度尼西亚包含17000个岛屿,其中有5个主要岛屿,而绝大多数回收利用设施都位于爪哇岛。这使其他岛屿可回收物的运输成本增加,因此回收价值较低的材料就不再分类,最终以污染环境为代价。


不仅如此,在印度尼西亚,环卫工人的路线和工作安排通常不太规律,而且他们也缺乏相关知识和专业技能来精确辨别哪些物品有回收价值。这些因素对印度尼西亚的垃圾回收率和环卫工人的生计具有很大负面影响。


2017年,Gringgo发布了几款与垃圾处理相关的软件。其中一款软件允许环卫工人追踪回收物的类型和数量,还能向他们推荐更加有规划的路线来节省时间,实现了人工量化回收物品,带来了潜在收入。普拉塔玛介绍,发布这些软件一年内,Gringgo在印尼首个试点村庄将垃圾回收率提升了35%。

印度尼西亚公司Gringgo将谷歌AI技术应用于垃圾分类

今年早些时候,Gringgo被评为“谷歌AI影响力挑战赛”的20个受资助者之一。“我们想到可以创建一个图像识别工具,对不同垃圾进行分类,并判断其价值,进而帮助提升塑料垃圾回收率。”普拉塔玛说。


在谷歌的帮助下,Gringgo正和另一家创业公司合作,使用谷歌的机器学习平台TensorFlow研发图像识别工具。目标是让环卫工人更好地对垃圾进行分析和分类,并量化它们的价值。


有了人工智能的加持,环卫工人将可以为垃圾拍照,通过图像识别判断相关物品及其价值。“这将教育环卫工人了解不同回收物的市场价值,帮助他们优化选择,并将收入最大化。最终将激励环卫工人以更高的效率回收和处理垃圾,并提升回收利用率。”普拉塔玛说。


普拉塔玛介绍,Gringgo的目标是不断优化人工智能模型,使它在经济角度更加可持续,并实现广泛推广应用。


“我们相信,人工智能可以帮助解决我们这个时代最困难的社会和环境问题——比如医疗、灾害预测、环境保护、农业或文化保护。”谷歌AI负责人、资深研究员杰夫·迪恩介绍,谷歌已经启动“用AI造福社会”项目,探索利用机器学习相关研究,对社会、____事业和环境问题产生积极影响。


专家热议:没有出口的垃圾分类是摆样子


“你是什么垃圾?”近来,上海的“干、湿”垃圾分类法引起广泛关注。实际上,垃圾分类议题不只属于上海人,更属于全国人民。根据2019年6月印发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今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到2020年年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印度尼西亚公司Gringgo将谷歌AI技术应用于垃圾分类

在此背景下,北京市可持续发展科技促进中心近日举办了一场生活垃圾分类与处置模式建立科技支撑沙龙。记者发现,“前后端匹配”的“系统性”思维是参会专家们提出的共同观点。北京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垃圾分类专委会主任王维平说:“我认为居民垃圾分类的第一条原则是‘后端决定前端’,后端没有出口的垃圾分类是摆样子。”


垃圾会带来污染,也可能变为再生资源,而根据现场专家的发言来看,无论是污染治理还是资源再利用,都任重而道远。


北京市城市管理研究院检测分析室主任刘欣艳表示,随着垃圾总量增加,后端处理压力颇大。2019年,北京垃圾处理总量预计突破1000万吨,厨余垃圾约占二分之一。目前北京生活垃圾处理主要采用焚烧、填埋、堆肥等方式。具体来说,预计2019年北京垃圾填埋的处理能力不足200万吨,焚烧处理能力约600万吨,堆肥处理能力约200万吨,还有几座焚烧厂在建。


但在她看来,处于主力地位的垃圾焚烧发电处理技术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特别是,目前厨余垃圾也只能和其他垃圾一起做焚烧处理,分类后厨余垃圾的预处理、后端技术研发和实施非常紧迫。


而针对垃圾资源再利用的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程会强提出,应该从提高城镇精细化治理能力和培育新兴战略性产业的角度看待垃圾处理。


他介绍:“日本通过循环型社会建设和‘城市矿山’开发,使其多种稀贵金属储量位列全球首位,已经由一个世界公认的原产资源贫国变成一个二次资源富国。例如,其国内黄金的可回收量为6800吨,约占世界现有总储量的16%,超过了世界黄金储量最大的南非。”


再回到北京,中国环保产业协会专委会主任委员、原生态环境部科技标准司副司长胥树凡认为,北京应该先考虑清楚垃圾处理途径的问题,再根据后期的用途来确定垃圾分类方法。


根据2017年印发的《关于推进党政机关等公共机构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不少北京市民对于可回收垃圾、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的“四分类”方法已经有所了解。


胥树凡认为,目前让居民把垃圾大致分为这四类是比较合适的。刘欣艳认为,“不但要给大家讲明白如何分类,还要告诉大家为什么这样分类,以及这样分类之后有什么用”。


事实上,垃圾分类已经在不少发达国家严格实行。在场专家表示,推广垃圾分类既不能“照搬照抄”,也不能搞“一刀切”。王维平认为,应在“后端决定前端”的基础上“由简入繁,循序渐进”“引导为主、处罚为辅、注意社会情绪”。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